Top page  1/4
20
2017

全職年表整理

CATEGORY特別活動
(2017/06/20記錄)

2014/2/21,那個啥,蟲爹說黃少14歲的設定

2014/4/14,重新翻了一次,第三章蟲爹提及第二區是榮耀二週年開放的,故時間線後推一年

2014/6/15,根據原文提及日期確認第十賽季為2031年-2032年,年份全數修改

2014/8/26,絕密檔案內容全數匯入年表

2014/9/12,因漫畫版提及葉神於1997年出生於北京,年表年份修正

2014/9/21,王杰希出生年份修正

2014/12/5,比對後確認小說和漫畫版背景年份不同,故年份表示以漫畫/小說的模式,要取哪邊可看您的圖文為哪個世界觀,小說和漫畫的年份差距為7年

內文部分更動與排版重劃

2015/2/06,內文新增更正

2016/11/22,蟲爹公布蘇沐秋生日啦終於!!!於是同步更新!

2016/11/23,喻文州、黃少天出生年份修正



鄒遠、劉小別出道年齡未提及默認17歲出道,其餘一律以出道年齡18歲反推算,文中有提及年齡者以提及年齡之賽季反推

原作未提及年齡角色不做推論

因為第九賽季舊嘉世解散,因此轉會人數非常多

有勘誤麻煩跟留言說一下整理到眼殘了(ry

年齡不明:

潘林 1月29日

鍾葉離 3月5日

白庶 3月25日

舒可欣 4月2日

舒可怡 4月2日

鄒雲海 4月27日

夏仲天 5月16日

樓冠寧 5月20日

郭明宇 6月10日

方世鏡 6月28日

文客北 6月30日

馮憲君 7月2日

唐書森 7月4日

伍晨 7月18日

陳果 8月8日

邱非 9月21日

陶軒 9月28日

李藝博 10月1日

願夕夜 10月3日

關榕飛 10月29日

吳雪峰 11月8日

方士謙 11月9日

常先 12月17日

大概以上



Ready?

Tag:全職高手 年表整理

03
2017

【VRA5DXAL】TWiNKLE DUEL!!

原梗設定:ARSSXX、風平浪鏡
圖:ARSSXX
文:風平浪鏡




.四月時因為LABO公開的VR遊作髮色真的很像光美角色衍生出的召喚詞原梗
.感謝跟XX討論出的人設補充(?
.然後今天開播確定真的完全就是魔☆法☆少☆年☆變☆身,所以就把它故事化吧(不
.我自己都不知道結局要去哪了,吧,估計沒有後續(((
.怎麼四月就奶中魔法少年了可怕(閉嘴



01


由藍紫色光粒構成的雙螺旋包圍著中央的少年,隨著刻印著契文與法陣的卡組插入到召喚器中,螢白的光芒籠罩了整個戰鬥場地。
新芽色的雙眼逐漸睜開。
「無懼的面對一切力量,徜徉於0與1的世界破解重重阻礙,復仇的輝劍解開一切秘密,解☆密☆者,登場!」
青藍色的魔法陣上飄動著不規則的黑色風衣,金黃色的線條延著服裝閃爍著光軌,無數的電子光流匯聚成了淡紫色的長劍。
下一刻,解密者漂浮起起長劍,準備向公園中央有著黑色肉翅與白色羽翅,散發的黑氣污染著周遭的惡魔時──


「等─等─!」
一觸即發的肅殺氣氛在紅色身影從天而降的那刻瞬間凝固。
「這位新入的魔法少年,違法魔法少年保密條款啦!」
「......?」解密者靜靜的看著突然降落到戰鬥場地中斷戰鬥,並且疑似一擊殺了已經不成形的惡魔的棕髮青年。
「笑容啊,還有變身保密!」青年用食指勾起嘴角拉起了大大的微笑,然後揮手升起了五彩斑斕的空間雲,本來在一旁觀看甚至拍攝錄影的人們像是著魔了般刪除了自己的檔案,神色恍然的離開了公園。
直到整個地方只剩下青年與解密者,以及(已經重度昏死的)惡魔。
「好的!」青年確認魔法維持正常後轉過了身,「藤木遊作同學,身為非法未登記魔法少年,加上違反保密條款,得請你跟我回去工會一趟啦。」
「我為什麼要遵守你們的條約?」解密者戒備的看著青年,手中的武器又再度匯聚起來。「而且你是誰?」
感受到比他強上不少的力量侵略感。
「啊,我是遊城十代,現在轉職成魔法師的前任魔法少年成☆熟☆王☆子。」語畢,十代眨了下眼,「不過重點是,你這樣在大庭廣眾下直接變身就暴露了魔法少年的存在了,懂嗎?」
「我需要懂嗎?」遊作的聲音十分清冷,手上的武器依然沒有解除魔法。
「需要啊,只要是魔法少年就要,不要這麼拗啊新人。」十代看了下手上的懷錶。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帶你回去登記囉。」
霎時,赤紅色的魔法陣在兩人的腳下展開。
遊作看了眼手腕上召喚器中寄宿的精靈,神色冷漠。
『好好我知道,對夥伴好點啊。』召喚器閃了幾下光,無數的風流刮起,解密者逐漸脫離了傳送陣的範圍。
「是利益交換,不是夥伴。」
『欸欸欸?』
正當以為可以順利脫出時,遊作的上方浮現了另一個桃紅色與蒼藍色交錯的傳送陣。
『クリクリ!』羽翼栗子球飛到了十代旁邊揮動著短手。
「夥伴!感謝幫忙把工會的後輩叫來協助啦。」十代持續維持著魔法的運作,笑看著另一個傳送陣在抵達前就率先傳出的聲音。

「召喚名為希望的指引,無懼的一飛沖天吧,希☆望☆戰☆士,登場!」
「No.的力量匯聚於此,星光的照耀指引未來,星☆光☆使☆者,降臨!」
金色與蒼藍色的兩名魔法少年從召喚陣中躍出,與身旁的彩虹栗子球和電擊栗子球分別打了暗示後合力將遊作推入了傳送陣中目送他消失。

「前輩!我這次有好好完成喔。」遊馬興奮的揮著手眼神閃亮的看著十代,金色的短袍寬袖與上方的鐵鍊在揮舞下唰啦作響。
「好好很乖。」十代搓揉著遊馬的頭髮(與看似尖銳的角),看著上方漂浮著的Astral,「在工會迎接新人的是?」
「遊戲前輩與遊矢,遊星前輩在一旁待命。」
「啊啊好想回去,感覺非常精采的感覺啊新人儀式。」十代困擾著看著法陣顯示尚未被消除記憶以及已經被上傳到網路上的,關於藤木遊作的魔法少年變身影片。
「為什麼每次有新人大家都這麼高調,像都遊星或遊戲前輩一樣多好。」一道道符文順著法陣除去觀看者關於魔法少年的記憶,「遊馬跟Astral也來幫忙吧,這次的量真的太多了。」
「好的!」「沒問題。」
「本來想說這任跟遊星是一個類型,不過出乎意料的......很自我主義啊。」
「令人對未來充滿期待。」




藤木遊作在下一刻落在由軟墊堆疊而成的山上,穩住身體後開始觀察周遭。
法陣、符文、契文,入目所及皆是與魔法相關的事物。
門帘拉起的小小一角照進了門外的燈光,緊接著是踏入房間的腳步聲。
隨著對方的步伐踩到的點,房間內的照明法陣開始運作了。
「夜安,我是你的前輩閃☆耀☆魔☆術☆師。」有著紅綠髮色的少年眨了赭紅色的雙眼,「接下來,是關於魔法少年工會的歡迎儀式。」
拿著指揮棒的手勾起,朝著門外歡迎著誰的到來。
「遊作同學,歡迎成為魔法少年,以及,」踏入的是手持劍杖,身著有著騎士風格的法袍,有著張揚髮型的溫和少年。
「我是魔法少年工會的會長武藤遊戲,作為魔法少年的魔法名是爆☆殺☆天☆使 ,不過目前已經很少出戰了。」
隨著介紹詞的結束,遊戲遞給了遊作一份捲軸。
「關於工會的事,只要成為魔法少年就強制入會,為了保密與守護一般人的安全。」
「我為什麼要遵照你們的作法?」
緊接著,遊作在下一刻感到了危險。
屬於龐然的,毀滅力量的危險。
「是安全,為了保護我們與一般人的安全,魔法不能被記住,懂嗎?」遊戲的笑容十分的無害與平易近人。
「嗯,而且作為新人,還有很多實戰技巧需要磨練的,所以呢。」遊戲在召喚器上插入了一張契文卡與符文卡。
無數的,機雷化的栗子球充斥了整個房間,乍看無害卻是會令人動彈不得的危機。
「.......伊格尼斯,你與我簽約的時候沒有提過這個工會的事吧?」
『不能提,所以接受吧,夥伴!』
「我果然還是把你當成人質吧。」
『欸欸欸?』

「我們會在外頭看顧著你們的安全的,跟自己的契約獸好好加油喔。」遊戲不知何時與閃耀魔法師退到了門邊。
「魔法少年工會新人儀式,今年請戰勝機雷化的栗子球們,加油!」

「遊戲前輩,他真的沒問題吧?」在門外看顧著房內情況的遊星擔憂的問著。
「沒事沒事,不會死人的放心,重傷也可以修復的。」
「是這樣........嗎?」遊矢想起了三年前的儀式情況感到不安。

「不這樣怎麼放心讓新的魔法少年上任呢,要加油啊,遊作同學。」

Tag:VRA5DXAL 藤木遊作 榊遊矢 九十九遊馬 不動遊星 遊城十代 武藤遊戲

21
2017

【遊戲王ARC-V】沉眠中的後日談

CATEGORY遊戲王ARC-V
.時間點在《未來祈願》之前
.148直到ED為止其實都還不錯的,彥久保老師真的carry辛苦了
.想想完結的好處是接下來有資格塑造演繹角色的只有VJ的三好爸爸與吉田爸爸了吧,太好了
.角色聲優們都是無辜的,真的好愛他們QAQ(看推上跟星速上的黑看到堵心(ry
.本作最大贏家似乎是一開始就是扎克狀態今こそ、ひとつに,最後合體成功還疑似恢復原始性格的遊里了吧(計畫通
.可以的話希望扎克爸爸的塑造多點啊......(希望都交給VJ了
.不過編劇是吉田的話有沒有望跟當年的千尊娘一樣出現性轉扎克呢期待



與柚子的再會已經過了數日。
縱使當下為了眾人的再度相遇而喜悅著,卻在歡笑之後,發現這個世界已經不再平常。
舞網市內出現了不少應該是其他三個次元風格的建築,而屬於靈擺次元的建物也陸陸續續有消息是傳送到了其他次元。不幸中的大幸是至多出現建築與居民的轉移,並未造成任何的傷亡。
但是,也只是這現象開始沒多久,誰也說不準之後是否會有建物重合造成的破壞災難。並且,這樣的情況對於處於修復中的四個次元都是不小的麻煩。
『應該是......ARC-V Project裝置引發的次元錯亂。』來自零王的轉述平靜而令人感到不安。
在零羅重拾笑容後,雖然柚子確實從裝置中離開,然而當時裝置的強烈震盪,以及最後與柚子確認琉璃、凜、賽瑞娜三人如同自己的一樣,與其他次元的自己沒有分開。
『是我計畫的失誤,實在是非常抱歉。』赤馬零王對著自己與柚子深深的鞠躬,從語氣與姿態中能感到深深的歉意。
然而這對現狀毫無助益。
在零王的道歉後,我與柚子並沒有接受與回復,僅是聯絡了赤馬零兒這件事。關係到四個次元的事件,由與四次元暫時領導人皆有認識的他是最好的處理人選。
『已經與所有次元的槍兵成員聯絡,約一週後前往次元通道探查情況。』不久後,來自LDS的郵件傳來了通訊。
『初估應該是因為次元通道的不穩引起的現象,榊遊矢,柊柚子,這件事的處理上,擁有「統合」力量的你們是這次的關鍵。』通訊上的赤馬零兒不經意的推了下眼鏡『當初此事因卡片力量而起,如今,藉由卡片的力量讓其中止。』
『沒意外的話這會是槍兵最後一次的集結,也是最後的任務,務必拜託兩位了。』
「那......這次我們也一起努力吧,遊矢。」雖然語氣是如同往常的開朗,然而臉上的笑容卻能看出一絲勉強與複雜。
「好的。」並沒有戳破,在結束談話後,我們便回到各自的家中處理學校請假與卡組重組等行前準備。


統合之力之於我跟柚子到底是什麼,我想,我們兩個也不太明白。
或是,不想去明白。


「河馬狂歡節,發動!」兩隻河馬token在召喚出當下便被風暴破壞,而後風暴消失,回歸到原本的平靜。
在面對次元通道內無預警襲來的風暴下,緊急的使用河馬狂歡節的質量投影暫時防備住了自身安全。
進入次元通道前,考量到各位所在的位置,是各個次元的槍兵成員各自進入所在次元的次元通道進行探查,並且在赤馬零兒的告知下,所有人都準備了能夠即時防禦的魔法卡、陷阱卡與效果怪獸。
『次元通道內出現的次元風暴就是各個次元出現次元物質轉移的原因,只要被捲入雖說沒有傷害,但是接下來出現的位置完全不可預期。』決鬥盤上投影著LDS的探測機器人回傳的情況。『在離開次元通道後我們的通訊會因為跨次元的原因造成聯絡困難,先前實驗卡片的力量搭配質量投影是能夠化解風暴的,請各位多加準備此類卡片。』
「遊矢!!」剛從靈擺次元進入的我們,面對次元風暴下,雖是藉由魔力隔壁的效果化開次元風暴,卻在化解了之後出乎預料的因化解後的餘風被吹散了。
「沒事,這裡沒有問題,權限坂。」穩住身形後,在星讀魔術師協助看守的情況下啟動了通訊,對面的三人看來都沒什麼大礙。「你們有預計要前往哪個次元的出口嗎?我去找你們。」
「距離這裡最近的是.....融合次元的通道口。」柚子查看了下決鬥盤「我們先到融合次元的出口等著,遊矢你儘快過來會合。」
「好。」眼角的餘光瞄到了開始成形的風暴,在回覆後將決鬥盤的畫面切換回決鬥模式,啟動了覆蓋的卡片。
「永續陷阱,娛樂夥伴危機幫手發動!此次戰傷為0,根據效果特殊召喚EM銅鑼貓並設置到靈擺區。」兩個,現在的風暴成形數量。
場上的河馬token還有三隻,以防萬一必須守住。
永續陷阱的防禦化解了第一道風暴,還有一個。
「EM銅鑼貓的靈擺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對自己直接攻擊造成的戰傷為0!」另一道風暴在銅鑼貓的效果下化解了。
暫時迴避了這次危機,接下來,盡早與柚子他們會合吧。
腳下滑著輪鞋的速度漸快,對於次元通道內處處危機的不安感令步伐帶著自身難以察覺的急躁。


通往融合次元的路上,無數的風暴開始成形並匯聚。
像是在阻止著誰。


太多了,怎麼會有這麼多次元風暴。
牌組已經瀕臨抽空,再不找安全的地方重啟決鬥的話就是無卡能夠防備的絕境。
沿著次元高速公路往融合次元的方向前行,固然高速公路本身的建材可以破壞風暴的成形,然而強烈的風吹在一旁,令人不安。
原先完整的道路亦隨著一次次的侵蝕出現破損,道路逐漸的搖搖欲墜,最後,倚靠著場地魔法的投影勉強有了立足點。
遠處出現了融合次元的景象,歐式風格的建築如同明光指引著道路。
「遊矢!」遠處依稀看到柚子揮著手,稍稍加速了輪鞋的速度往出口前進,綴滿著次元通道的星光漸漸的變成線條,而眼前的出現了一個黑點開始擴散。
深沉的純黑帶起逆時針的漩渦,來不及停下的我只能直接被吞噬進去。
「發動烈火大王的效果,可以將場上其他DD數量的魔法陷阱無效.......!」
隱約聽到了零兒召喚的聲音。
「......來不及嗎?」
直到最後被黑暗淹沒而失去意識前,聽到零兒顫抖的聲音。


不見五指的暗黑擴張著,本來有的些許光源也消失到,連自己都看不到的程度。
依稀能感覺到腳邊有著許多東西,摸起來像是.......蛋殼嗎?
一顆顆的,卵型的物體,似乎舖成了地面。
是什麼呢,這裡是哪裡?
還有,「我」到底是什麼時候存在在這裡的?

完全沒有任何記憶,「我」到底是誰?

感覺存在於此過了許久,也在這裡行走了許久。
沒有盡頭,一片黑暗中失去了時間感和空間感。
然後,接觸到了柔軟的物體.....是布料?
乍時以手掌為中心擴散著光,暖黃的色調帶著螢白的絲線,架起了有著繽紛色調點綴的帳棚。
在深黑中的光芒彷彿希望一般。
這麼想著,拉開了門簾,走了進去。在踏入帳棚的那刻,星讀與異色眼從我的牌組中召喚了出來,在一旁靜立著。
然而已經無暇在意,沒有心力去在意了。


因為,想起來了。
身處在充滿著舞台道具,彷彿馬戲團舞台的帳棚內,巨大的圓環無風自動,空無一人的舞台上漸漸地傳來了笑聲,
想起來了。
原先略微黯淡的道具漸漸地有了繽紛的色彩,散發出點點的閃光。
『好戲才正要開始呢!』
『我是......札克啊!』
『現在的結果,只是對於大家期望的回應。』
『現在我們,合為——』聲音出現了斷片。
『柚子——!』斷片的聲音,混入了雜訊。
『用決鬥——帶——笑容——』模糊不清,雜訊漸漸蓋過了清晰的語言。
『想哭的時候,就——』聲音完全的被掩蓋過。
雜音,感覺到了耳中只剩下雜音。
不知何時,道具如同其他地方的物件一樣開始投影出影像與聲音,從最開始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到最後解決了一切,通過測驗成為職業決鬥者的我.......不對。
真的解決一切了嗎?四個次元的問題?因為扎克而引發的一連串問題?
就算最後讓零羅重拾笑容,儘管最後讓扎克的邪惡之魂消失,讓零依不用再繼續牽掛這四個次元而解脫......
眼前出現了四個次元因為次元戰爭,因為扎克,因為「我」而造成的災害,物質上的,心靈上的。
四個次元因為ARC-V Project造成的破壞與影響完全沒有解決。
「這是我到這裡的原因嗎......面對一切?」
帳棚上方的橫桿搖晃著。
「除了我之外,遊斗、遊吾、遊里的親友們失去的......」
沒來由的想起了在體內的其他三人,自從進入到這個空間後便無法聽到他們的聲音。
「是這樣嗎?星讀?異色眼?」徬徨著看向一直陪在身旁的星讀和異色眼。
異色眼的低吟與星讀的沉默在無聲的空氣中迴盪。
「再更深入的......面對自己?」從星讀那邊讀到這樣的訊息,異色眼的低吟附和著星讀的回應。
無法理解,完全無法理解。
「我是遊矢,也是扎克......不是.......嗎?」

『我們四個本來就是一體,不過,但願你能意識到現況,『遊矢』」

「......誰?」沒有人影,目之所及除卻自己的怪獸與自身外沒有任何生物存在。
不對。
不知何時,在舞台中央出現了巨大的魔術箱,靜靜的矗立著。
「逃脫魔術用的箱子?」不知不覺得向魔術箱走去,在即將碰觸到的那刻,被異色眼頂了下手背。
驚醒了之後疑惑的看著異色眼。
「怎麼了?」
『吼嗚~』異色眼叼起我的衣擺,將我往出口外拉著。
「異色眼?不要靠近是怎麼回事?」沒有抵抗的讓異色眼拉著我,星讀也在一旁看顧著我防止跌傷的意外。
自顧自行動的異色眼並未回應,身體卻也不自覺的掙脫,不受控制的往舞台前進。
像是意識被封閉在身體內,無法出聲,無法行動,似曾相似的感受讓內心止不住地顫抖。
『停下......拉著我啊,星讀,異色眼!』
卻是看著星讀與異色眼像是被「什麼」隔絕在外,完全無法接近這個舞台。
內心的悸動直到打開了魔術箱後成為了驚愕。
「我.....?不對,是『遊矢』?」
我,『榊遊矢』,此刻正躺在魔術箱內沉睡著,胸口隨著呼吸起伏著,然而身旁卻異常冰冷到彷彿失去體溫。
微勾著的笑容像是做著不想清醒的夢。

「這是......什麼?」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步,再度見到與自己相同臉龐的人感受到的是強烈的不安。
扎克還有其他的分身?應該沒有了才對?
『不是,已經沒有其他分身了,遊矢。』不知何時,虛影狀的遊斗飄在一旁,臉上的神色像是在糾結著該不該繼續說下去『只是......在這裡的也是遊矢。』
『沉浸於大家的笑容中,覺得自己沉眠著更好的榊遊矢。』
「......怎麼回事?」
更混亂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沒有契機也沒有理由醒來了。』遊里在遊斗身旁應和著。
『那是因為,扎克帶來的娛樂在大家眼中或許比決鬥技巧稍嫌生澀的遊矢好吧……』遊斗苦笑著回應。
「所以,我是.......扎克,嗎?」

『曾經跟扎克惡的那一面共存的我感覺的出來,遊斗跟遊矢共存了那麼長的時間也一樣。』遊里飄到一旁的大球上搖晃著『現在的你啊,是「遊矢」喔,不過,是繼承遊矢記憶的扎克。』
『但是我們畢竟都是你的一部分,所以你依然還是遊矢的,放心。』
『只是本來我們認識的遊矢,因為零兒的發言,感受到之前想用決鬥讓大家重拾笑容的夢想說到底抵不過勝利而進入沉睡,在發動訣別後身體由你,也就是扎克接手。』遊斗拉上魔術箱的蓋子。
『而直到最後,遊矢的意識一直都沒有醒過來。』
『我們也是後來才發現......可是遊矢他叫不醒了,也不想醒來。』

「啊,是嗎......」

所以零兒最後在職業決鬥者資格賽後才會那樣笑吧,在曾經如此信任我卻又改變的如今。
所以爸爸對我的態度才會那樣吧,與幼時互相玩樂的態度迥異。
所以不知不覺能夠聽懂精靈的聲音。
所以最後我,才會不自覺的說出這是最後的娛樂決鬥這種發言......

肩膀上突如其來的重量打斷了我的思緒。
『所以說,遊矢你這樣整天想這麼多怎麼帶給人笑容呢!』遊吾在背後搖晃著我。
「好暈......」
『所以清醒了沒?無論是扎克也好遊矢也好,你們都只是想帶給大家笑容的娛樂決鬥者不是嗎?』
遊吾一邊說一邊推著我往出口走去,遊斗和遊里不知何時也出現在出口等著我。
『這個世界不是你該來的,遊矢我們會負責叫醒的,你就好好在外頭達成你跟遊矢作為娛樂決鬥者的願望啊!』
一個踉蹌後被遊斗跟遊里接著,然後被推到外頭,與等待在外的星讀與異色眼一起。
『記得,用決鬥帶來笑容啊。』遊斗在帳棚外揮著手。
『等會會有人帶你離開的,之後好好加油。』遊里一邊揮著手一邊摀住似乎還想再說什麼的遊吾的嘴『我們之後還是和之前一樣可以出去陪你的,放心吧遊矢。』


『啊!找到了!』在離開了帳棚後,被一支屬於少年的精瘦手腕抓住了。
是一個有著黑色與粉色短髮,和我相仿年紀的少年與......漂浮在一旁的發光人形?
『後輩怎麼可以跑錯地方呢,要快點回去啊!』少年抓著我在一片黑暗中奔跑著,隱約的,在遠處能看到微弱閃爍著的光源。
「等等。你是?」
『九十九遊馬,是你的前輩!』遊馬的聲音有著充滿活力的朝氣,不禁能讓徘徊於內心的不安感散去些許。
不過,他說的話......
「前輩?可是我不記得我認識你?」
『總之就是.......啊,不會解釋啊。』遊馬看起來十分苦惱的樣子。
『簡單說就是決鬥的前輩。』遊馬身旁的發光生物淡淡的看著遊馬『成為前輩智慧還是沒有成長呢,遊馬。』
『不要在後輩面前說這種話啊,Astral!』看著這兩人的爭吵,不知怎的有著治癒的感覺。
是錯覺......吧?
『好啦,到了喔,遊矢。』遊馬停在了閃爍著越來越強烈的光芒前。
『你的同伴來接你了,不要再亂掉到奇怪的地方囉。』
「啊,好的。」

「遊矢?遊矢你在裡面嗎?」是柚子?
「融合召喚!幻奏的音姬 巨匠舒伯特,發動效果除外墓地的三張卡片,上升攻擊力至3000!戰慄的音符擊潰眼前的一切!」隨著召喚的聲音與破壞的炸裂聲,柚子的手臂伸了進來將我拉上去。
「遊矢!」柚子緊緊的抱著我,感受到肩上的衣料逐漸濡濕。
「下次卡片準備的齊全一點啊,遊矢。」
「好好,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等到柚子發洩完情緒後,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預想的融合次元。
仍然是重建中的殘破城市,不是有著歐式風格的融合次元該有的景象。
「這裡是,心城?」
「先前赤馬零王的ARC-V裝置造成的次元統合是失敗的,所以我們現在四個次元才處於既是分裂又能互相連通的情況。」零兒從我肩膀上拿下了一個小型裝置。
「......什麼時候?」是遊吾?還是遊里或遊斗?
這時的零兒也將手中裝置的投影展開了。

『次元風暴的原因是統合之力失控,一切的原因在ARC-V裝置中。』

「遊矢,你有遇到誰嗎?在次元風暴裡?」零兒面無表情的關閉了裝置。
「啊.....有遇到遊斗、遊吾還有遊里。」至於遊馬前輩.....就不提了吧。
「這樣一來,接下來的目標也可以確定了。」
「在心城與槍兵的成員匯合後,前往融合次元。」
「這一次一定要解決所有問題。」





『所以,為什麼遊里你不讓我跟遊矢解釋啊!』遊吾握緊雙拳,質疑著遊里先前的行為。
『還有把我的嘴摀著是什麼意思!』
『嗯,遊矢的心已經夠亂了,就不要再讓他知道更多事了。』遊里回到先前乘坐的大球上搖晃著『本來他會這麼突然的進來內心世界已經夠混亂了,遊矢的情況還是不要讓扎克知道吧。』
『可是為什麼不說?只要扎克能夠認知到遊矢的存在後,遊矢就可能會醒來啊?』
『就是因為這樣才不好開口的,遊吾。』遊斗在確認帳棚的鎖都鎖上後,回到待在舞台上,圍繞著魔術箱的兩人身旁。
『現在的遊矢到底是誰,我們清楚就好了。』
『遊矢他還不想醒就不要勉強他了,先前的十幾年他過的太累了,就順其自然吧。』
『再說,現在的扎克還沒意識到統合之力......估計零依那邊也是。』
『這次有遊馬前輩幫忙把誤入到內心世界的扎克送回去,可是下次我們也不能篤定的保全扎克的安危。』遊斗神情嚴肅的看著兩人。
『我們這邊遊矢沉睡著,零依那邊的柚子也是一樣的情況,能夠掌控統合之力核心的兩人都陷入沉眠才造成如今的統合之力混亂。』
『遊吾,你應該有好好的把資訊留在遊矢身上吧?』
『啊,我有好好監督融合的,遊斗你放心。』
『誰是融合啊!好好叫人的名字啊!』
『不管怎樣,現在也能交給他們了。』遊斗打斷了兩人如同日常般的吵嘴。
『由他們把遊矢跟柚子真正的喚醒,終結掉次元之力的混亂。』
然後,可以的話,讓我們的親友察覺到我們還在的事吧。

最終,以三人的心照不宣結束了這場對話。

Tag:榊遊矢 遊戲王ARC-V

21
2017

【遊戲王ARC-V】未來祈願

CATEGORY遊戲王ARC-V
○​四遊年操有
○動畫後日談性質
○這是個冒險故事
○ゆユユユ與扎克最可愛了(盲目
○四龍們超かわいい(語彙力低落



「這裡是.......哪裡啊?」夜晚繁華都市的一角,榊遊矢在city中商業區的公園內獨自滑著決鬥盤查詢著當地的地圖。
在取回零羅的笑容之後,四個次元的運作也漸漸的重回過往的平和,在次元高速公路的影響下,四個次元的交流變得容易,許多的決鬥者們也開始嘗試著使用多種召喚法進行更加華麗與刺激的決鬥。

乍看已經解決一切了,然而,遊矢在之後陸續接受到四人的請託。
來自修造叔叔希望柚子回來的請願。
來自赤馬零王希望能讓零依重新分裂為柚子、琉璃、凜、賽瑞娜的委託。
來自丹尼斯希望能再次見到身為朋友的遊里的希望。
來自隼,希望能再度見到妹妹與摯友的願望。
四人的願望強烈而真摯,不忍拒絕,也拒絕不了。

『遊吾,你知道這裡是city的哪裡嗎?』發現決鬥盤遲遲無法定位好地圖後,已經放棄的遊矢問了在這座城市生活了十幾年的遊吾。
『離開這裡都四五年了變化太大.....先到主幹道上看看?』將近五年的時間足以讓city這座超現代都市完全變樣,尤其次元戰爭幾乎沒有損毀與影響,加上因重建而與心城的技術互助交流下,city的街道與建築早已進化到近乎要成為另一座城市了。
短短的五年已足夠讓人感到滄海桑田。
『看主幹道的路線應該是原本的common居住區.......啊......!』遊吾挫折的抓著頭大喊『現在tops跟commons的居住區都長得差不多了根本無法辨認啊!』
『這不是好事嗎?』遊里的加入了這場內心談話『還有融合你好吵,本來休息的好好的都被你吵醒了。』
『不是融合是遊吾!』
『遊吾你小聲點,遊斗還在休息。』遊矢看了下一旁包裹在暗叛逆懷中沈睡的遊斗『昨天遊斗在外面跑了整天找前往精靈世界的線索了,讓他休息吧。』
『是覺得讓遊斗指路比較快吧?這個遊吾不能指望,我們兩個也不熟city的街道,問遊斗比較好?』遊里淡淡的說道『很遺憾昨天是我休息所以幫不上認路的忙。』
遊矢搖了搖頭。
『不會的,都一起旅行這麼久了。不過......』遊矢手中的決鬥盤終於接上了訊號,藍色鬼火的指示物在地圖上分外顯眼。
「希望能夠找到進入精靈世界的方法,讓我們,還有柚子她們能夠分裂回來就好了。」神色凝重的看著手中的同調解除,拿著卡片的手腕不禁顫抖了下。
「先前試過的方法都無法分開......說不定,在精靈世界嘗試融合解除、同調解除和超量拔除的話,我們和柚子她們都能分開了。」
「零王那邊現在找到的方法是藉由精靈世界與卡片的力量了啊......」
『嘛,還是別太灰心啊遊矢。』遊吾在遊矢身旁顯形後飄在遊矢的身側『當初我們四人都可以分開再合為一體了,現在也只是再找一次分開的方法啦。』
『要開開心心的,然後繼續努力啊。』不知何時,遊斗也醒來飄在遊矢身側『比起找到讓我們分開的方法,自己要先開心起來比較重要。』
『說好要讓娛樂決鬥傳遍四個次元的啊?』遊里倚靠在內心世界裡的飢噩毒身上『學院的大家這幾年看起很開心的,代表你做的事都是有意義的,遊矢。』

「......嗯!」

『然後啊,之前問過的,機率比較高也比較好進入的入口在學院裡面。』遊斗指著決鬥盤上指示物的位置『從這個地點也有從city前往精靈世界的入口,只是機率比較低些。若是失敗的話可能得麻煩遊里帶路了。』
『應該知道路吧?遊里。』遊斗看向已經開始打盹的遊里,已經半瞇的眼眸有著隨時都會沉睡的氛圍。
『知~道。那個入口太有名了,前輩留下來的地方後輩也不敢動啊。』說完,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那先交給你們了,前幾天獨自跨越次元都是用飢噩毒的力量,現在疲勞還沒恢......』話還沒說完,遊里已經在飢噩毒身上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就先不要理那邊的遊里啦,遊矢應該能幫你帶路。』遊吾興致勃勃的用決鬥盤投影出了遊矢的D輪『說不定這次可以成功分裂的話就能找回凜了!』
『一起加油吧?』遊斗對著遊矢微笑著。
「......好!」遊矢拍了下自己的臉頰「要相信希望啊!」

要用決鬥帶給大家笑容,要用卡片的力量讓大家找回原本的幸福。
我、遊斗、遊吾、遊里。
我們最後一定可以找回讓大家回到最原本,最簡單的幸福的方法的!


這是榊遊矢在舞網杯最後打贏赤馬零兒後,離開靈擺次元的第五年。
在四個次元中巡迴,傳播著娛樂決鬥的美好,尋找著回歸原本幸福的最佳解。
在達成之前,這趟旅行會一直,一直持續下去。

我是不會放棄的。
「好戲才正要開始啊!」

Tag:榊遊矢 遊戲王ARC-V

21
2017

【遊戲王ARC-V】Ljakarav

CATEGORY遊戲王ARC-V
.標題來自排灣族語的榮耀禮
.可能最近作業一直在做原住民主題腦袋ㄎ一ㄤ到什麼了
.如標題,引用了排灣族的設定

稍微解釋下,排灣族傳統上來說通常認定女巫是必須尊崇的存在,並且女巫血統理論上是會遺傳的。
女巫的地位極高,可以和貴族平起平坐,話語權與頭目在某些方面同等甚至超越的高。
以及至今為止台灣的原住民族中未曾出現過男巫。




從女巫師長那領受的羽毛和虹色珠子放置於一旁,至今的遊矢依然覺得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置信。
明明沒有女巫血統的,明明應該是傾聽不到山靈聲音的。
這件事應該是沒有告知他人的。
應該說,女巫師長是如何發現的?我能溝通山靈的這件事?

清晨的微光從枝葉層疊的狹間落下,在落葉舖成的柔軟地面上留下了點點斑駁。
粹著毒的箭矢順著風流刺進了獵物中,泛黑的血液從梅花鹿的腹部汩汩而出。
第幾天了,與部族失散這是第幾天了?
收拾著獵物並處理毛皮等,在內心如此深思著。
幾天前的出獵在遭遇外族的襲擊後獵人團因而失散,獨自一人迷失在山林中,身上僅有匕首與弓箭的情況也無法藉由砍斷樹苗辨認方向。
迷失在外五天了,找不到附近的部落尋求停留,也陷入了斷糧危機。
而且現況太奇異了,理應有著不少族人居住的山林會多日看不到任何外出的獵人或行商,只有動物與植物存在的森林,簡直像是......
有什麼「存在」在阻止我離開一般。

好幾天了,傾聽著來自各處的低語,找不到源頭,也沒有尋找的念頭。
不聽,不見。
這樣就好了,活在自己的世界就好了。
腳步是堅定的,但動作中,帶著猶豫。

山洞外的雨勢如雷落下般的兇猛,地面上已經形成了滾滾泥流。
這是第七天。
暫時被困在山洞內的我烤著火,驅趕著蚊蟲,也在驅趕著感受到的些許寒意。
洞外天色昏黑,有些昏沉的我,在大雨淅瀝的伴奏下恍惚的進入了夢鄉。
今日的夢境依然是一片漆黑中帶著一絲光芒,閃爍著金色與黑紅色交雜的道路,像是想指引著我前往何方。
依舊是猶豫,不敢前進的猶豫。
道路的彼端能聽見低嘯,不是我認知上的野獸,是更為異常的存在。
是高位的,地位上堪比山靈的存在。
沒有來由的直覺讓我如此認定著。
又是一陣低嘯傳來,這回,感受到了一絲善意。
該前進嗎,還是繼續迷惘?
七日下來隱約察覺到我現在所在的地方或許不是現實了,而是某個介於現實與夢境的地方。
低嘯越來越近了,伴著一點親近感。
正當我還在猶豫不決時,龐大的身影靠近了,在我的身旁蹭著。
如燄閃耀的紅與青翠的綠結合的異色眼眸格外的引人注目,赤紅的的龐大身軀令人不禁升起了一絲敬畏。
「…….龍?」
直覺告訴我這不是傳說的百步蛇,龍這個名稱出現在我的腦中。

然後,我發現我可以跟「祂」溝通了,無需言語。
從祂那邊傳來希望我不再迷惘的意念.....是這樣嗎?
因為......我對於一直一來能夠察覺到山靈們的聲音視而不見,逃避著女巫師長的女巫認定遲遲不接受傳承的原因嗎?
「我只是......想用歌聲,用吟唱讓族裡的大家開開心心的,而已。」
聽見山靈的聲音非我所願,那是女巫令人尊敬的力量。
而且,不只是山靈而已......還有逝去的靈,動物的靈,生人的靈傳來的意念。
恐懼的,害怕的,喜悅的,還有,來自族人的,不以為然的。
對於帶給大家笑容這件事的。
我對這些意念感到恐懼而逃離了這一切,不去聽也不去溝通。
然後,開始了能稱為自娛自樂的行為。
『是......迷惘嗎?以及逃避?』
傳來了肯定的意念。

異色的眼眸看向我,逐漸的,從龐大的龍型轉化成了人形。
一個穿著著長袍的異色少年。
「你做的事沒有錯,不要迷惘了,我們,會支持你的。」
「山靈們很喜歡你的娛樂啊。」

感覺到心中有什麼乍然的放鬆了下來。
是肯定的,我的作為是被肯定的。
不是一昧的被否認跟漠視。
思及此的這刻,我睜開了眼。
入目所及的不是困著我多日的山林,而是用石板搭建而成,充滿著安心感的房間。
「夢中夢......是嗎?」
連山靈都看不下去我的逃避了啊.......
這麼想著,嘴角卻勾起了淡淡的微笑。

桌上的羽毛與珠子反射著光芒,不知何時多出了淺藍色的水晶。
來自山靈的榮耀禮啊......
是時候該面對一直逃避的事了。
很多很多,不過
「無論如何,還是給大家帶來歡笑吧。」

Tag:榊遊矢 遊戲王ARC-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