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17

【遊戲王ARC-V】Ljakarav

CATEGORY遊戲王ARC-V
.標題來自排灣族語的榮耀禮
.可能最近作業一直在做原住民主題腦袋ㄎ一ㄤ到什麼了
.如標題,引用了排灣族的設定

稍微解釋下,排灣族傳統上來說通常認定女巫是必須尊崇的存在,並且女巫血統理論上是會遺傳的。
女巫的地位極高,可以和貴族平起平坐,話語權與頭目在某些方面同等甚至超越的高。
以及至今為止台灣的原住民族中未曾出現過男巫。




從女巫師長那領受的羽毛和虹色珠子放置於一旁,至今的遊矢依然覺得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置信。
明明沒有女巫血統的,明明應該是傾聽不到山靈聲音的。
這件事應該是沒有告知他人的。
應該說,女巫師長是如何發現的?我能溝通山靈的這件事?

清晨的微光從枝葉層疊的狹間落下,在落葉舖成的柔軟地面上留下了點點斑駁。
粹著毒的箭矢順著風流刺進了獵物中,泛黑的血液從梅花鹿的腹部汩汩而出。
第幾天了,與部族失散這是第幾天了?
收拾著獵物並處理毛皮等,在內心如此深思著。
幾天前的出獵在遭遇外族的襲擊後獵人團因而失散,獨自一人迷失在山林中,身上僅有匕首與弓箭的情況也無法藉由砍斷樹苗辨認方向。
迷失在外五天了,找不到附近的部落尋求停留,也陷入了斷糧危機。
而且現況太奇異了,理應有著不少族人居住的山林會多日看不到任何外出的獵人或行商,只有動物與植物存在的森林,簡直像是......
有什麼「存在」在阻止我離開一般。

好幾天了,傾聽著來自各處的低語,找不到源頭,也沒有尋找的念頭。
不聽,不見。
這樣就好了,活在自己的世界就好了。
腳步是堅定的,但動作中,帶著猶豫。

山洞外的雨勢如雷落下般的兇猛,地面上已經形成了滾滾泥流。
這是第七天。
暫時被困在山洞內的我烤著火,驅趕著蚊蟲,也在驅趕著感受到的些許寒意。
洞外天色昏黑,有些昏沉的我,在大雨淅瀝的伴奏下恍惚的進入了夢鄉。
今日的夢境依然是一片漆黑中帶著一絲光芒,閃爍著金色與黑紅色交雜的道路,像是想指引著我前往何方。
依舊是猶豫,不敢前進的猶豫。
道路的彼端能聽見低嘯,不是我認知上的野獸,是更為異常的存在。
是高位的,地位上堪比山靈的存在。
沒有來由的直覺讓我如此認定著。
又是一陣低嘯傳來,這回,感受到了一絲善意。
該前進嗎,還是繼續迷惘?
七日下來隱約察覺到我現在所在的地方或許不是現實了,而是某個介於現實與夢境的地方。
低嘯越來越近了,伴著一點親近感。
正當我還在猶豫不決時,龐大的身影靠近了,在我的身旁蹭著。
如燄閃耀的紅與青翠的綠結合的異色眼眸格外的引人注目,赤紅的的龐大身軀令人不禁升起了一絲敬畏。
「…….龍?」
直覺告訴我這不是傳說的百步蛇,龍這個名稱出現在我的腦中。

然後,我發現我可以跟「祂」溝通了,無需言語。
從祂那邊傳來希望我不再迷惘的意念.....是這樣嗎?
因為......我對於一直一來能夠察覺到山靈們的聲音視而不見,逃避著女巫師長的女巫認定遲遲不接受傳承的原因嗎?
「我只是......想用歌聲,用吟唱讓族裡的大家開開心心的,而已。」
聽見山靈的聲音非我所願,那是女巫令人尊敬的力量。
而且,不只是山靈而已......還有逝去的靈,動物的靈,生人的靈傳來的意念。
恐懼的,害怕的,喜悅的,還有,來自族人的,不以為然的。
對於帶給大家笑容這件事的。
我對這些意念感到恐懼而逃離了這一切,不去聽也不去溝通。
然後,開始了能稱為自娛自樂的行為。
『是......迷惘嗎?以及逃避?』
傳來了肯定的意念。

異色的眼眸看向我,逐漸的,從龐大的龍型轉化成了人形。
一個穿著著長袍的異色少年。
「你做的事沒有錯,不要迷惘了,我們,會支持你的。」
「山靈們很喜歡你的娛樂啊。」

感覺到心中有什麼乍然的放鬆了下來。
是肯定的,我的作為是被肯定的。
不是一昧的被否認跟漠視。
思及此的這刻,我睜開了眼。
入目所及的不是困著我多日的山林,而是用石板搭建而成,充滿著安心感的房間。
「夢中夢......是嗎?」
連山靈都看不下去我的逃避了啊.......
這麼想著,嘴角卻勾起了淡淡的微笑。

桌上的羽毛與珠子反射著光芒,不知何時多出了淺藍色的水晶。
來自山靈的榮耀禮啊......
是時候該面對一直逃避的事了。
很多很多,不過
「無論如何,還是給大家帶來歡笑吧。」




巫是影射什麼,傾聽到的聲音又是影射什麼,就麻煩大家自行意會了。
突然的想寫這樣的遊矢。

Tag:榊遊矢 遊戲王ARC-V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