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ARC-V】沉眠中的後日談

0 0
.時間點在《未來祈願》之前
.148直到ED為止其實都還不錯的,彥久保老師真的carry辛苦了
.想想完結的好處是接下來有資格塑造演繹角色的只有VJ的三好爸爸與吉田爸爸了吧,太好了
.角色聲優們都是無辜的,真的好愛他們QAQ(看推上跟星速上的黑看到堵心(ry
.本作最大贏家似乎是一開始就是扎克狀態今こそ、ひとつに,最後合體成功還疑似恢復原始性格的遊里了吧(計畫通
.可以的話希望扎克爸爸的塑造多點啊......(希望都交給VJ了
.不過編劇是吉田的話有沒有望跟當年的千尊娘一樣出現性轉扎克呢期待



與柚子的再會已經過了數日。
縱使當下為了眾人的再度相遇而喜悅著,卻在歡笑之後,發現這個世界已經不再平常。
舞網市內出現了不少應該是其他三個次元風格的建築,而屬於靈擺次元的建物也陸陸續續有消息是傳送到了其他次元。不幸中的大幸是至多出現建築與居民的轉移,並未造成任何的傷亡。
但是,也只是這現象開始沒多久,誰也說不準之後是否會有建物重合造成的破壞災難。並且,這樣的情況對於處於修復中的四個次元都是不小的麻煩。
『應該是......ARC-V Project裝置引發的次元錯亂。』來自零王的轉述平靜而令人感到不安。
在零羅重拾笑容後,雖然柚子確實從裝置中離開,然而當時裝置的強烈震盪,以及最後與柚子確認琉璃、凜、賽瑞娜三人如同自己的一樣,與其他次元的自己沒有分開。
『是我計畫的失誤,實在是非常抱歉。』赤馬零王對著自己與柚子深深的鞠躬,從語氣與姿態中能感到深深的歉意。
然而這對現狀毫無助益。
在零王的道歉後,我與柚子並沒有接受與回復,僅是聯絡了赤馬零兒這件事。關係到四個次元的事件,由與四次元暫時領導人皆有認識的他是最好的處理人選。
『已經與所有次元的槍兵成員聯絡,約一週後前往次元通道探查情況。』不久後,來自LDS的郵件傳來了通訊。
『初估應該是因為次元通道的不穩引起的現象,榊遊矢,柊柚子,這件事的處理上,擁有「統合」力量的你們是這次的關鍵。』通訊上的赤馬零兒不經意的推了下眼鏡『當初此事因卡片力量而起,如今,藉由卡片的力量讓其中止。』
『沒意外的話這會是槍兵最後一次的集結,也是最後的任務,務必拜託兩位了。』
「那......這次我們也一起努力吧,遊矢。」雖然語氣是如同往常的開朗,然而臉上的笑容卻能看出一絲勉強與複雜。
「好的。」並沒有戳破,在結束談話後,我們便回到各自的家中處理學校請假與卡組重組等行前準備。


統合之力之於我跟柚子到底是什麼,我想,我們兩個也不太明白。
或是,不想去明白。


「河馬狂歡節,發動!」兩隻河馬token在召喚出當下便被風暴破壞,而後風暴消失,回歸到原本的平靜。
在面對次元通道內無預警襲來的風暴下,緊急的使用河馬狂歡節的質量投影暫時防備住了自身安全。
進入次元通道前,考量到各位所在的位置,是各個次元的槍兵成員各自進入所在次元的次元通道進行探查,並且在赤馬零兒的告知下,所有人都準備了能夠即時防禦的魔法卡、陷阱卡與效果怪獸。
『次元通道內出現的次元風暴就是各個次元出現次元物質轉移的原因,只要被捲入雖說沒有傷害,但是接下來出現的位置完全不可預期。』決鬥盤上投影著LDS的探測機器人回傳的情況。『在離開次元通道後我們的通訊會因為跨次元的原因造成聯絡困難,先前實驗卡片的力量搭配質量投影是能夠化解風暴的,請各位多加準備此類卡片。』
「遊矢!!」剛從靈擺次元進入的我們,面對次元風暴下,雖是藉由魔力隔壁的效果化開次元風暴,卻在化解了之後出乎預料的因化解後的餘風被吹散了。
「沒事,這裡沒有問題,權限坂。」穩住身形後,在星讀魔術師協助看守的情況下啟動了通訊,對面的三人看來都沒什麼大礙。「你們有預計要前往哪個次元的出口嗎?我去找你們。」
「距離這裡最近的是.....融合次元的通道口。」柚子查看了下決鬥盤「我們先到融合次元的出口等著,遊矢你儘快過來會合。」
「好。」眼角的餘光瞄到了開始成形的風暴,在回覆後將決鬥盤的畫面切換回決鬥模式,啟動了覆蓋的卡片。
「永續陷阱,娛樂夥伴危機幫手發動!此次戰傷為0,根據效果特殊召喚EM銅鑼貓並設置到靈擺區。」兩個,現在的風暴成形數量。
場上的河馬token還有三隻,以防萬一必須守住。
永續陷阱的防禦化解了第一道風暴,還有一個。
「EM銅鑼貓的靈擺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對自己直接攻擊造成的戰傷為0!」另一道風暴在銅鑼貓的效果下化解了。
暫時迴避了這次危機,接下來,盡早與柚子他們會合吧。
腳下滑著輪鞋的速度漸快,對於次元通道內處處危機的不安感令步伐帶著自身難以察覺的急躁。


通往融合次元的路上,無數的風暴開始成形並匯聚。
像是在阻止著誰。


太多了,怎麼會有這麼多次元風暴。
牌組已經瀕臨抽空,再不找安全的地方重啟決鬥的話就是無卡能夠防備的絕境。
沿著次元高速公路往融合次元的方向前行,固然高速公路本身的建材可以破壞風暴的成形,然而強烈的風吹在一旁,令人不安。
原先完整的道路亦隨著一次次的侵蝕出現破損,道路逐漸的搖搖欲墜,最後,倚靠著場地魔法的投影勉強有了立足點。
遠處出現了融合次元的景象,歐式風格的建築如同明光指引著道路。
「遊矢!」遠處依稀看到柚子揮著手,稍稍加速了輪鞋的速度往出口前進,綴滿著次元通道的星光漸漸的變成線條,而眼前的出現了一個黑點開始擴散。
深沉的純黑帶起逆時針的漩渦,來不及停下的我只能直接被吞噬進去。
「發動烈火大王的效果,可以將場上其他DD數量的魔法陷阱無效.......!」
隱約聽到了零兒召喚的聲音。
「......來不及嗎?」
直到最後被黑暗淹沒而失去意識前,聽到零兒顫抖的聲音。


不見五指的暗黑擴張著,本來有的些許光源也消失到,連自己都看不到的程度。
依稀能感覺到腳邊有著許多東西,摸起來像是.......蛋殼嗎?
一顆顆的,卵型的物體,似乎舖成了地面。
是什麼呢,這裡是哪裡?
還有,「我」到底是什麼時候存在在這裡的?

完全沒有任何記憶,「我」到底是誰?

感覺存在於此過了許久,也在這裡行走了許久。
沒有盡頭,一片黑暗中失去了時間感和空間感。
然後,接觸到了柔軟的物體.....是布料?
乍時以手掌為中心擴散著光,暖黃的色調帶著螢白的絲線,架起了有著繽紛色調點綴的帳棚。
在深黑中的光芒彷彿希望一般。
這麼想著,拉開了門簾,走了進去。在踏入帳棚的那刻,星讀與異色眼從我的牌組中召喚了出來,在一旁靜立著。
然而已經無暇在意,沒有心力去在意了。


因為,想起來了。
身處在充滿著舞台道具,彷彿馬戲團舞台的帳棚內,巨大的圓環無風自動,空無一人的舞台上漸漸地傳來了笑聲,
想起來了。
原先略微黯淡的道具漸漸地有了繽紛的色彩,散發出點點的閃光。
『好戲才正要開始呢!』
『我是......札克啊!』
『現在的結果,只是對於大家期望的回應。』
『現在我們,合為——』聲音出現了斷片。
『柚子——!』斷片的聲音,混入了雜訊。
『用決鬥——帶——笑容——』模糊不清,雜訊漸漸蓋過了清晰的語言。
『想哭的時候,就——』聲音完全的被掩蓋過。
雜音,感覺到了耳中只剩下雜音。
不知何時,道具如同其他地方的物件一樣開始投影出影像與聲音,從最開始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到最後解決了一切,通過測驗成為職業決鬥者的我.......不對。
真的解決一切了嗎?四個次元的問題?因為扎克而引發的一連串問題?
就算最後讓零羅重拾笑容,儘管最後讓扎克的邪惡之魂消失,讓零依不用再繼續牽掛這四個次元而解脫......
眼前出現了四個次元因為次元戰爭,因為扎克,因為「我」而造成的災害,物質上的,心靈上的。
四個次元因為ARC-V Project造成的破壞與影響完全沒有解決。
「這是我到這裡的原因嗎......面對一切?」
帳棚上方的橫桿搖晃著。
「除了我之外,遊斗、遊吾、遊里的親友們失去的......」
沒來由的想起了在體內的其他三人,自從進入到這個空間後便無法聽到他們的聲音。
「是這樣嗎?星讀?異色眼?」徬徨著看向一直陪在身旁的星讀和異色眼。
異色眼的低吟與星讀的沉默在無聲的空氣中迴盪。
「再更深入的......面對自己?」從星讀那邊讀到這樣的訊息,異色眼的低吟附和著星讀的回應。
無法理解,完全無法理解。
「我是遊矢,也是扎克......不是.......嗎?」

『我們四個本來就是一體,不過,但願你能意識到現況,『遊矢』」

「......誰?」沒有人影,目之所及除卻自己的怪獸與自身外沒有任何生物存在。
不對。
不知何時,在舞台中央出現了巨大的魔術箱,靜靜的矗立著。
「逃脫魔術用的箱子?」不知不覺得向魔術箱走去,在即將碰觸到的那刻,被異色眼頂了下手背。
驚醒了之後疑惑的看著異色眼。
「怎麼了?」
『吼嗚~』異色眼叼起我的衣擺,將我往出口外拉著。
「異色眼?不要靠近是怎麼回事?」沒有抵抗的讓異色眼拉著我,星讀也在一旁看顧著我防止跌傷的意外。
自顧自行動的異色眼並未回應,身體卻也不自覺的掙脫,不受控制的往舞台前進。
像是意識被封閉在身體內,無法出聲,無法行動,似曾相似的感受讓內心止不住地顫抖。
『停下......拉著我啊,星讀,異色眼!』
卻是看著星讀與異色眼像是被「什麼」隔絕在外,完全無法接近這個舞台。
內心的悸動直到打開了魔術箱後成為了驚愕。
「我.....?不對,是『遊矢』?」
我,『榊遊矢』,此刻正躺在魔術箱內沉睡著,胸口隨著呼吸起伏著,然而身旁卻異常冰冷到彷彿失去體溫。
微勾著的笑容像是做著不想清醒的夢。

「這是......什麼?」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步,再度見到與自己相同臉龐的人感受到的是強烈的不安。
扎克還有其他的分身?應該沒有了才對?
『不是,已經沒有其他分身了,遊矢。』不知何時,虛影狀的遊斗飄在一旁,臉上的神色像是在糾結著該不該繼續說下去『只是......在這裡的也是遊矢。』
『沉浸於大家的笑容中,覺得自己沉眠著更好的榊遊矢。』
「......怎麼回事?」
更混亂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沒有契機也沒有理由醒來了。』遊里在遊斗身旁應和著。
『那是因為,扎克帶來的娛樂在大家眼中或許比決鬥技巧稍嫌生澀的遊矢好吧……』遊斗苦笑著回應。
「所以,我是.......扎克,嗎?」

『曾經跟扎克惡的那一面共存的我感覺的出來,遊斗跟遊矢共存了那麼長的時間也一樣。』遊里飄到一旁的大球上搖晃著『現在的你啊,是「遊矢」喔,不過,是繼承遊矢記憶的扎克。』
『但是我們畢竟都是你的一部分,所以你依然還是遊矢的,放心。』
『只是本來我們認識的遊矢,因為零兒的發言,感受到之前想用決鬥讓大家重拾笑容的夢想說到底抵不過勝利而進入沉睡,在發動訣別後身體由你,也就是扎克接手。』遊斗拉上魔術箱的蓋子。
『而直到最後,遊矢的意識一直都沒有醒過來。』
『我們也是後來才發現......可是遊矢他叫不醒了,也不想醒來。』

「啊,是嗎......」

所以零兒最後在職業決鬥者資格賽後才會那樣笑吧,在曾經如此信任我卻又改變的如今。
所以爸爸對我的態度才會那樣吧,與幼時互相玩樂的態度迥異。
所以不知不覺能夠聽懂精靈的聲音。
所以最後我,才會不自覺的說出這是最後的娛樂決鬥這種發言......

肩膀上突如其來的重量打斷了我的思緒。
『所以說,遊矢你這樣整天想這麼多怎麼帶給人笑容呢!』遊吾在背後搖晃著我。
「好暈......」
『所以清醒了沒?無論是扎克也好遊矢也好,你們都只是想帶給大家笑容的娛樂決鬥者不是嗎?』
遊吾一邊說一邊推著我往出口走去,遊斗和遊里不知何時也出現在出口等著我。
『這個世界不是你該來的,遊矢我們會負責叫醒的,你就好好在外頭達成你跟遊矢作為娛樂決鬥者的願望啊!』
一個踉蹌後被遊斗跟遊里接著,然後被推到外頭,與等待在外的星讀與異色眼一起。
『記得,用決鬥帶來笑容啊。』遊斗在帳棚外揮著手。
『等會會有人帶你離開的,之後好好加油。』遊里一邊揮著手一邊摀住似乎還想再說什麼的遊吾的嘴『我們之後還是和之前一樣可以出去陪你的,放心吧遊矢。』


『啊!找到了!』在離開了帳棚後,被一支屬於少年的精瘦手腕抓住了。
是一個有著黑色與粉色短髮,和我相仿年紀的少年與......漂浮在一旁的發光人形?
『後輩怎麼可以跑錯地方呢,要快點回去啊!』少年抓著我在一片黑暗中奔跑著,隱約的,在遠處能看到微弱閃爍著的光源。
「等等。你是?」
『九十九遊馬,是你的前輩!』遊馬的聲音有著充滿活力的朝氣,不禁能讓徘徊於內心的不安感散去些許。
不過,他說的話......
「前輩?可是我不記得我認識你?」
『總之就是.......啊,不會解釋啊。』遊馬看起來十分苦惱的樣子。
『簡單說就是決鬥的前輩。』遊馬身旁的發光生物淡淡的看著遊馬『成為前輩智慧還是沒有成長呢,遊馬。』
『不要在後輩面前說這種話啊,Astral!』看著這兩人的爭吵,不知怎的有著治癒的感覺。
是錯覺......吧?
『好啦,到了喔,遊矢。』遊馬停在了閃爍著越來越強烈的光芒前。
『你的同伴來接你了,不要再亂掉到奇怪的地方囉。』
「啊,好的。」

「遊矢?遊矢你在裡面嗎?」是柚子?
「融合召喚!幻奏的音姬 巨匠舒伯特,發動效果除外墓地的三張卡片,上升攻擊力至3000!戰慄的音符擊潰眼前的一切!」隨著召喚的聲音與破壞的炸裂聲,柚子的手臂伸了進來將我拉上去。
「遊矢!」柚子緊緊的抱著我,感受到肩上的衣料逐漸濡濕。
「下次卡片準備的齊全一點啊,遊矢。」
「好好,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等到柚子發洩完情緒後,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預想的融合次元。
仍然是重建中的殘破城市,不是有著歐式風格的融合次元該有的景象。
「這裡是,心城?」
「先前赤馬零王的ARC-V裝置造成的次元統合是失敗的,所以我們現在四個次元才處於既是分裂又能互相連通的情況。」零兒從我肩膀上拿下了一個小型裝置。
「......什麼時候?」是遊吾?還是遊里或遊斗?
這時的零兒也將手中裝置的投影展開了。

『次元風暴的原因是統合之力失控,一切的原因在ARC-V裝置中。』

「遊矢,你有遇到誰嗎?在次元風暴裡?」零兒面無表情的關閉了裝置。
「啊.....有遇到遊斗、遊吾還有遊里。」至於遊馬前輩.....就不提了吧。
「這樣一來,接下來的目標也可以確定了。」
「在心城與槍兵的成員匯合後,前往融合次元。」
「這一次一定要解決所有問題。」





『所以,為什麼遊里你不讓我跟遊矢解釋啊!』遊吾握緊雙拳,質疑著遊里先前的行為。
『還有把我的嘴摀著是什麼意思!』
『嗯,遊矢的心已經夠亂了,就不要再讓他知道更多事了。』遊里回到先前乘坐的大球上搖晃著『本來他會這麼突然的進來內心世界已經夠混亂了,遊矢的情況還是不要讓扎克知道吧。』
『可是為什麼不說?只要扎克能夠認知到遊矢的存在後,遊矢就可能會醒來啊?』
『就是因為這樣才不好開口的,遊吾。』遊斗在確認帳棚的鎖都鎖上後,回到待在舞台上,圍繞著魔術箱的兩人身旁。
『現在的遊矢到底是誰,我們清楚就好了。』
『遊矢他還不想醒就不要勉強他了,先前的十幾年他過的太累了,就順其自然吧。』
『再說,現在的扎克還沒意識到統合之力......估計零依那邊也是。』
『這次有遊馬前輩幫忙把誤入到內心世界的扎克送回去,可是下次我們也不能篤定的保全扎克的安危。』遊斗神情嚴肅的看著兩人。
『我們這邊遊矢沉睡著,零依那邊的柚子也是一樣的情況,能夠掌控統合之力核心的兩人都陷入沉眠才造成如今的統合之力混亂。』
『遊吾,你應該有好好的把資訊留在遊矢身上吧?』
『啊,我有好好監督融合的,遊斗你放心。』
『誰是融合啊!好好叫人的名字啊!』
『不管怎樣,現在也能交給他們了。』遊斗打斷了兩人如同日常般的吵嘴。
『由他們把遊矢跟柚子真正的喚醒,終結掉次元之力的混亂。』
然後,可以的話,讓我們的親友察覺到我們還在的事吧。

最終,以三人的心照不宣結束了這場對話。




對不起大家塞了不少黑泥(懺悔
完結感言是給我OVA,把劇情補完好嗎這腰斬感(想到當年的GX四期(ry
就算真的是BE黑泥結尾我也寧願把它解釋清楚都好(遠

其實這篇文本來是預計在ARC-V完結當天同步放上,但是在ED的那三分鐘透露出的資訊讓我收了手。
第一次覺得完全不合理的莫名其妙與空虛,再想的話,開始扣問,開始推測。
現在的游矢真的還是遊矢嗎?現在的柚子真的還是柚子嗎?
「這是我最後的娛樂決鬥。」這是遊矢在最終回的話。
以及零兒最後那沒有來由的狂笑,面對零王的發言那個不自然的回應。
零王:「這一切都是遊矢的決鬥結果。」
零兒:「……遊矢的決鬥?」
為什麼零兒與遊勝的態度在138之後會出現如此大的轉變......彷彿,他們已經認定遊矢不是他們所認識的遊矢了。
這篇文是我對至今榊遊矢這個角色的理解,以及覺得最後的最後,劇情想表達的意涵推測。
從148完結那天一直修改這篇,或許之後的思考又會讓我推翻此時的心境,卻是我目前扣問思考到最後覺得最合理的詮釋。
感謝大家願意看完這篇已經不太像完結賀文的文章了(笑)

最後還是想說我自己把自己寫的未來祈願跟VJ當做結尾就好我頭好痛
最喜歡四遊四柚們了,接下來的遊作くん務必加油///
如果大家對我對於ARC-V最終回理解推測過程有興趣的話可以走這邊→
回頁頂